继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死行人后今年的无人驾驶汽
时间:2020-05-27 19:04

  2016年是无人驾驶技术投资泡沫的起点,2020年则是一个重大转折点。科技公司曾经承诺,到2020年,功能齐全的自动驾驶汽车将在街道上畅通无阻,并引领交通和经济变革。但新冠病毒大流行使这一美梦破碎。做出这些承诺的公司陷入困境:无可替代的上测试被搁置、高昂的运营成本和不稳定的收入、急需大量资金支持、国际硬件供应链断裂等。

  Waymo筹集了30亿美元的资金以维持,但其他同行则没这么幸运。自动驾驶汽车Cruise做起了向食物银行送货的“兼职”,暂时关闭工厂的Ford将其自动驾驶服务的推出时间从2021年推迟到2022年。Zoox、Ike、Kodiak Robotics以及Velodyne Lidar等技术公司都在经历裁员,连网约车平台Lyft的自动化部门也无法幸免。

  硅谷的一家初创公司Voyage正在用数字仿真技术模拟自动驾驶汽车的上测试,虽然可以取得一些进步,但上测试仍无法代替。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问题仍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安全事故使整个行业从牛市变成了熊市,新冠病毒又进一步加深了熊市。因此,投资者也会更加谨慎。

  科技公司曾经承诺,到2020年,功能齐全的自动驾驶汽车将在街道上畅通无阻,并引领交通和经济变革。

  但是,在Google 推出全球闻名的自动驾驶汽车原型10年后,这项技术仍未准备好。许多投资者都对进一步投资持谨慎态度,特别是全世界本可以从载人和运送包裹的无人驾驶汽车中受益的时候。

  做出这些承诺的公司现在陷入困境:为了完善技术,他们需要上测试,但是他们至少需要两个人上车才能避免发生事故。由于社交隔离的,这基本不可能实现,因此许多车都被闲置了。

  “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的时刻。”自动驾驶技术初创公司Argo AI的CEO布莱恩·萨利斯基表示,Ford向他们提供了10亿美元,Volkswagen也承诺提供1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我们希望在安全的情况下尽快上,因为道测试无可替代。”

  疫情造成的停摆已经开始渗透到该行业。许多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没有收入,而且运营成本异常高。根据追踪整个行业财务活动的PitchBook的数据,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平均每月花费160万美元,是金融科技或医疗保健公司的四倍。

  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一个巨大转变,当时正是无人驾驶技术投资泡沫的起点。General Motors以大约10亿美元(包括绩效激励)的价格收购了自动驾驶汽车公司Cruise。这家初创公司成立三年,拥有40名员工。几个月后,Uber宣布计划斥资约6.8亿美元收购Otto,一家成立六个月的自动驾驶卡车初创企业。

  这些交易的定价约为每位工程师1,000万美元,已成为当前定价趋势。例如,一个刚起步的三人创业公司,其估值为3,000万美元。

  当前,一家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已经破产,另一家正在出售,有四家已经裁员。大型公司也迫不及待地希望复工。

  Cruise表示,尽管该公司通过向的两家食物银行(为未能解决三餐基本需求的人提供紧急的膳食援助计划)交付货物,使一些汽车重新上,但测试数量大大减少。5月初,由于新冠病毒暂时关闭工厂的Ford将其自动驾驶服务的推出时间从2021年推迟到2022年。

  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自动驾驶汽车Waymo公司CEO约翰·克拉夫奇克表示,由于社交隔离和从其他国家/地区购买硬件受阻,疫情已经使公司停摆了至少两个月。Waymo近日表示,公司于3月初获得了22.5亿美元的资金补充,最近又筹集了7.5亿美元。

  两位知情人士说,据估计,估值为27亿美元的初创公司Zoox,最近聘请了投资银行Qatalyst Partners协助出售,同时还试图筹集新的资金。

  Zoox、自动驾驶卡车公司Ike和Kodiak Robotics以及Velodyne Lidar(其Lidar传感器是大多数自动驾驶技术的必需)都曾经历过裁员。网约车平台Lyft最近有1,000多名员工被解雇或停薪留职,其自动驾驶部门也无法幸免于难。

  疫情之前,硅谷的一家初创公司Voyage在加利福尼亚和佛罗里达的退休社区内测试了其自动驾驶汽车。该公司CEO奥利弗·卡梅伦表示,意识到自动驾驶技术的局限性后,这家初创公司决定从交通流量更少、更加有序的地区入手。

  近日,一个清晨,卡梅伦和他的几个工程师登录了Zoom视频会议。屏幕上出现了加利福尼亚圣何塞退休社区的虚拟娱乐项目The Villages。该虚拟项目根据过去几年中,通过安装在汽车上的摄像头和其他传感器收集的数字数据而建立。

  在数字模拟过程中,如果前方来车,该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将会在前方车辆停车后减速,并且最终停下来让迎面而来的车辆通过。但问题是,一旦道重新畅通,该车辆没有继续前进。通过模拟测试,像Voyage这样的公司可以取得一些进步,但是测试无法覆盖所有场景。

  Voyage工程部副总裁戴维·巴切特表示:“模拟并非凭空完成,也不是与现实世界和真实数据没有任何联系。但我们只能模拟的精确度。”

  卡梅伦先生估计,该公司的最新自动驾驶汽车已经推迟了四个月,部分原因是中国硬件供应链的衰退。Voyage已经筹集了5,200万美元,他说这笔资金将持续到2021年年底。但是,在技术完备之前,公司不会有任何收入。

  自动驾驶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因亚利桑那州的死亡事故而功亏一篑。2018年3月,一辆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当地撞死了一名行人。许多公司暂时将他们的汽车研究止步于上之前。据透露,当时只有一名技术人员在车内,因此大多数公司决定,无论何时都需要两个人在测试车中。

  卡梅伦说:“那是一个明显的转变时刻,整个行业从牛市变成了熊市。新冠病毒使我们进一步困在熊市。”

  显然,完善这项技术还需要很多年。汽车仍然在以出乎意料的方式犯错。攻克这道安全的花费时间会比预期更长。

  激光雷达技术公司Velodyne的CEO阿南德·戈帕兰表示,在疫情爆发之前,“业内已经普遍认识到安全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例如,Waymo在凤凰城经营自动汽车服务,但仍然需要司机驾驶,以确保安全。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一些资金比较充裕的公司可以充分利用已有资金。例如,由Ford创立的自动驾驶公司Argo AI最有可能吸引Volkswagen的投资。

  其他公司则没有那么幸运。随着2月份疫情的到来,自动卡车创业公司Starsky Robotics倒闭了。该公司CEO斯特凡·阿克斯马赫尔表示,该公司意向出售资产,但潜在买家持观望态度。

  去年,筹资7,700万美元的初创企业Drive.ai被Apple并购。风险投资公司NEA是Drive.ai的投资方之一,该公司将其自动化投资重点缩小到零售仓库等地方的机器人。

  NEA的合伙人亚伦·雅各布森表示,关于自动驾驶汽车,“你可能会发现,公司需要数十亿美元作为资金”,而且没有明确建立大型业务或看到投资回报的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