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楼下的瑞幸卖疯了物联网+新零售背后的资本
时间:2020-04-11 16:05

  4月2日下午,根据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在审计公司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综合财务报表期间,一些问题引发了该公司董事会的关注。公司内部调查结果发现,瑞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

  和同事一起吃过午饭,下午时光配上“小蓝杯”是一天的“标配”,特别因疫情刚复工,瑞幸还送了打折券。

  但今天的App似乎与“组织”断开了连接,手机上不能下单,带着瑞幸Logo的圆圈还在努力加载着……

  我原想着是因为信号不好,就放弃了购买的念头,去某24小时便利店买了杯平时喝的茶,可过楼下瑞幸门店的时候才发现,今天门店里等待的顾客似乎是平常的好几倍,平时在门口嬉笑的配送小哥们也俨然换了一副状态,火急火燎的在门店里进进出出……

  很难得见到刚复工就有餐饮店像这样“门庭若市”的场景,店里面新增订单的提示音还在不断的响着,不大的柜台前两三个忙碌的身影还在勾兑着热咖啡、冷饮,想来也是App被挤爆了……

  在等待着咖啡的顾客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耐烦,反而嬉笑着说些“薅羊毛”、“股价”、“做空”之类的词汇,顺便还对着瑞幸的Logo指指点点。

  昨天(4月2日)下午,根据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显示,在审计公司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综合财务报表期间,一些问题引发了该公司董事会的关注。公司内部调查结果发现,瑞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与伪造交易相关的销售额约为22亿元人民币。

  瑞幸公司内部同时宣布成立特别委员会,以对此问题进行内部调查和监督。目前包括瑞幸咖啡董事兼COO(首席运营官)刘剑,及其相关的几名下属已经被存在某些不当行为,包括交易。相应的,特别委员会也对他们做出了暂时处理,对相关人员进行处分,对已查明的相关合同和交易不再履行。

  受此公告影响,瑞幸咖啡的美股股价在盘前出现“断崖式”下坠,跌幅超过80%,收盘价从昨日的26.2美元如瀑布一样一下跌。开盘后40分钟,瑞幸咖啡直接触发了五次熔断,这节奏,连前几天的美股都甘拜下风。

  截至收盘,瑞幸咖啡下跌75.57%,报6.40美元,市值为16亿美元,市值蒸发50亿美元(约人民币350亿元)。

  公司市值蒸发,管理团队身价跟着缩水。根据2月14日SEC文件显示,瑞幸咖啡第一大股东陆正耀、郭丽春夫妇持股占比为23.9%,第二大股东钱治亚持股占比为15.4%。截止收盘,两大股东身价总值已缩水近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0多亿元。

  在此之前,还在期待瑞幸瑞幸咖啡发布公司第四季度的财报。去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对应的营收为9.01亿元和15.4亿元,第四季度预期在21-22亿元左右,相比较而言,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数字。

  但没想到的是,22亿元不是预期中的财字,反而是瑞幸咖啡“自爆”的一颗“”。“惊喜”到“惊吓”仅仅一夜之间,但噩梦的种子却早已经埋下。

  事情回到1月31日,资本市场一家名为“浑水”的公司公布了一份关于瑞幸咖啡长达89页的匿名报告,这份报告的分量之重,很难不让人引起关注。报告制作者为了完成这份“”可谓费尽心思、耗尽心力,制作者总共派遣了92个全职和1400个兼职调查员,获得了2.5万张小票、1万多小时门店以及大量的内部微信聊天记录来“瑞幸造假”。

  报告内容称,瑞幸咖啡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财务和运营数据。具体来看,瑞幸咖啡每店的日平均销售量在2019年第三季度虚增了69%,在第四季度虚增了88%。每店的实际损失在27.4%-28%左右,门店不仅没有实现“整体盈利”,反而还在持续的高亏损。相应的在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中多报了150%以上,而这部分多报的被重新用于欺诈收入和店面利润,最终该季度门店的营业收入被夸大3.97亿元。

  但是,2月3日瑞幸咖啡还自信满满的做出回应,报告论证方式不当,直言其论证不仅毫无根据,还存在恶意揣测、恶意的目的。

  瑞幸咖啡丑闻刷屏后,除了大家讨论“瑞幸还能幸运下去吗”以及“手中积攒的优惠券还来得及消费吗”这类问题之外,似乎忘记了瑞幸咖啡作为国内首家自称物联网+新零售的玩家,可能就要因此而被唱衰了。

  瑞幸咖啡有很多标签,咖啡在中国的普及者、星巴克挑战者等等,而让人耳目一新的则是物联网+新零售的领跑者。

  瑞幸咖啡与其他实体咖啡店的不同之处在于,瑞幸咖啡打造的是“数据咖啡”,通过App下单,从而获取用户数据,并且去深耕数据的价值。瑞幸咖啡当然也在众多公开场合表示,瑞幸咖啡与传统咖啡品牌的不同之处在于强大的技术和数据能力。

  在瑞幸咖啡的门店中有四类店型:旗舰店(ELITE),悠享店(RELAX)、快取店(PICKUP)、快闪店(FLASH),这些门店均为直营门店,大的有一百多平方,小的只有十几平方,切入的主要场景是办公场景。

  今年1月份,瑞幸咖啡又推出了无人咖啡机“瑞即购”和无人售卖机“瑞划算”,融入到出行、娱乐、休闲等场景中,在机场、火车站、医院、学校等场所都能见到瑞幸咖啡的身影。

  这种线上线下的结合方式,为瑞幸咖啡后台数据提供了强大的支持。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郭谨曾经表示,对于传统餐饮门店来说,店长每天最头疼的是要卖出多少订单,而瑞幸咖啡所有订单均出自于“机器”,全自动化的系统会预测出第二天能卖出的咖啡订单。

  同时,在机器设备上,瑞幸咖啡还下了血本,通过接口,运用物联网技术对全国几千家咖啡店的咖啡机、员工操作过程等进行,一方面去每台“昂贵的机器”正常运作,一方面也去满足瑞幸咖啡打开中国市场的战略——低价、高品质,让每个中国人爱上咖啡。

  可以说,瑞幸咖啡的机器、数据和物联网构成的体系,从技术层面讲成功地让瑞幸咖啡在高端咖啡品牌领域立足,同时也帮助瑞幸咖啡在短时期内实现了线下店铺的扩张、扩张、再扩张。到2019年底时,瑞幸咖啡直营门店数便达到了4507家,成为国内最大的咖啡连锁品牌,成为通过物联网+新零售进行实体行业转型的标杆。

  然而,技术背后毕竟也是一场资本的游戏,如今瑞幸咖啡自曝丑闻无疑使其跌入了低谷,物联网技术始终没有监督到公司运营管理层,最后还是由COO刘剑一人扛下了所有……

  数字化、智能化、可视化是很多品牌连锁企业关注的方向。如何有效的提高门店的坪效,如何让实体门店的经营更加智能、高效,这些都是线下门店在做智慧化急需解决的问题。此次新零售视界采访到了专注于“人、客、场”研究的每人店联合创始人及CMO殷雄舟,在实体门店的智能化方面,每人店通过自己多年的经验跟新零售视界了如何更好的助力线下门店的升级。

  2017年,是无人零售最疯狂的一年,随着2018年试水无人零售的企业纷纷折戟,无人零售再次成为探讨的焦点。新零售视界开展了无人零售探讨的系列采访,此次采访的是深圳友朋智能商业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邱俊波,让我们了解一下友朋智能对无人零售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