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这是过度恐慌吗?
时间:2021-02-14 00:24

  世界上首个获得身份的机器人索菲亚,曾经“”会摧毁人类。这并不是好莱坞科幻电影的桥段,而是发生在现实世界里,是在索菲亚与其设计师汉森的对话中所说。试想,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机器人拥有类人意识,或者机器人侵入人类大脑,成为超人类智能机器人,进而操控和人类,到那时机器人就会替代人类成为社会的主角。这是人类的过度恐慌吗?

  “随着 AI 的开发,我们正在”——这是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的原话。眼下,以深度学习研究的进一步发展为契机,第三次AI浪潮正在到来。2005 年,雷·库兹韦尔率先预言在2045年将出现奇点(技术领域的点),随后,史蒂芬·霍金博士、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苹果创始人之一的斯蒂夫·沃兹尼亚克等众多研究者及先进企业的领导者,都对人工智能或许会超越人类智力的未来表示出了担忧,实际上也正在向联合国递交申请自律型机器人及AI兵器开发的信。

  关于这个奇点问题,对于“以美国研究者提出的问题为契机,如果计算机技术继续以如今的速度发展下去,到2045年,可能会到达超越地球全人类智能的终极计算机、人工智能(AI)诞生的时间点(被称为奇点),令许多人感到不安”的看法,美国、的受访者知晓率分别为56%和55%,日本的知晓率为45%,略低于美国和。进一步追问对该问题的评价时,30%的美国人回答好感,而无好感的人群则占了40%,意见发生了两极分化。相比之下,52%的人回答无好感,日本则有 51%超过半数的人选择了中立的选项,存在无法形成明确意见的倾向。

  2015年,安倍内阁推出了智能设备使用推进计划(机器人新战略)。机器人技术在解决劳动力不足等社会课题的同时,还蕴含着促进从制造、医疗、护理,到农业、建筑、基础设施的多领域生产率提升的可能性。虽然自动驾驶车辆在公上行驶的时代并不会很快到来,但自动驾驶技术中的一部分已经实现了实用化,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可以不必再握紧方向盘了。而另一方面,此类科技的发展,同时又会带来人类工作机会减少的负面影响。根据NRI与米迦勒·奥斯本副教授共 同研究的,伴随着近年来的机器学习及机器人技术发展,在10—20年之内,现有工作中的约49%可能会实现自动化。在日本,自动化可能性最高的职业是铁驾驶员、专职会计财务、税务师、邮政窗口、出租车驾驶员、接待等。

  欧美自20世纪80年代的计算机以来,薪酬差距增大。今后,伴随着机器人及AI技术的引进,劳动者持有的部分技能会因自动化而失去价值,最终可能会导致中等收入劳动者的减少,尤其是低技能劳动者的就业率降低。虽然不像欧美那么严峻,日本也同样面临着薪酬差距加大的课题。今后还必须在教育上倾注更多的力量,提高创造性、交流能力等社会性技能,让更多的劳动者转而从事自动化可能性较低的职业。需要此类技能的职业,包括软件开发人员、、、高中教师、牙科医生、大学等。

  伴随着机器人、AI技术的引进,社会需要更加重视应用 此类技术的技术能力培养。根据调查结果,日本存在机器人、AI技术等新科技相关知识、信息依旧不足的倾向。提供合适的知识及信息,分清必要和不必要的内容常重要的。机器人及为其提供支持的AI技术已不再是空想,而是确有可能改变我们生活及社会整体的现实科技。

  川田的技术文化模式,在数字时代也能带给我们极大的。我们认为,在数字时代具体解析技术文化时,或许可以将其诠释成图中所示的内容。

  数字时代三种技术文化的示意图图片拍摄(模式 A):尾形文繁 资料来源:NRI

  我们将模式A称为“数字去人类化”。不受个人能力差异的影响,借助机械的力量,实现即使在无人状态下也能达到稳定品质的状态。这是一种无需费时,就能够在短时间内达成一 定的品质水准的模式。在调羹、餐叉等工具所体现的类依赖性上进一步提升,甚至可以被视为人类替代型技术。以搬运重物的技术为例,在亚马逊自动仓库等地能够看到这种技术文化。还有正在白领办公室等场所开始引进的 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同样属于人类替代型技术。RPA 技术能够遵循业务规则,自动再现人类在办公桌前进行的操作,适用于交通费核算等定型工作、数据收集工作、工作等。同时,RPA 不仅能削减成本,还有助于提高生产率。

  我们将模式B称为“数字技术的人类化”。这种数字技术的应用特征类似于筷子,在经过不同程度的训练后可实现大幅度的个体提升。其并不固定,花费的时间越长效果越好,采用这种技术文化的工具就像人类身体的延伸。因此也可称为人类完善型。以搬运重物的技术为例,CYBERDYNE 的助步机器人“HAL©”体现的就是这种技术文化。智能手机同样具备模式 B 的特征。虽然智能手机并不是筷子这样纯粹的工具,却在各类领域为人类的活动提供帮助。通过安装 APP,一台智能手机能够像筷子一样实现多种用途,而熟练使用者和不熟练者之间也会产生明显的技能差异,因此可以归入模式 B。

  最后,我们将模式C称为“人类的数字化”。这种模式与前述的非洲技术文化(应用现成的物件灵活进行应用)存在细微的差异,可以理解为其中还包含着将人体变成工具的一部分的意思。具体来说,就是将数字设备连接到人类的身体上,使人体成为工具的一部分,也可称为人类强化型。这种模式已经在人造耳蜗、义肢等工具中得到了实现。由半机械化的人进行重物搬运,就是此技术体现的代表案例。实际上,早在2016年10月,苏黎世就曾经举办过“半机械人”运动会,参赛选手都是安装有“机械手臂”“机械腿”等医疗辅助机械的人,在当时引发了热议。由此,或许能将模式B和C的结合称为人类拓展型。

  我们绘制了不同模式的示意图,那么AI(人工智能)究竟应该划分到哪一类呢?实际上,这个问题及其答案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取决于“人类如何使用 AI”。即存在替换劳动力的 AI(人类替代型),也存在为人类活动提供支援的 AI(人类完善型)。

  人们如何看待不同的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人的价值观,以及根植于社会的文化。有的人会偏好特定的模式,也有人会觉得所有模式都难以接受。在个人差异和文化差异的 影响下,人们对不同模式的接受度是不同的。换言之,虽然这三种模式中并不存在绝对正确的模式,但依旧值得探讨它们在未来社会中的适用性 / 不适用性。

  今后的经济社会形态,是否会变成 “纯数字资本主义”——由大企业主导,就业机会逐渐被机器人抢走?还是会成为“市民资本主义”——个人技能和闲置资产变身为能够产生价值的资本,抑或是科幻般的“后资本主义”——大量商品或服务将会成为免费品,劳动和闲暇之间的界限也趋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