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改变认知抓住人工智能新机遇
时间:2020-09-05 23:11

  9月3日,2020中国潜在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布会暨南昌科技广场揭牌仪式在南昌举办,傅盛出席并发表主旨。

  会上,傅盛和在场嘉宾分享了自身创业经历。他表示,人和人最大的区别不是出身、资源,而是“认知”,如果你获得了超出大多数人的认知,那么你就会有所成就。互联网今天的局势,需要大家更加快速的获取超前的认知,准确的判断下一个全新的风口行业以及赛道。他指出,人工智能是全新的技术,企业家们要抓住人工智能机遇,乘势而上。

  大家好,我是傅盛,也是一个地道的江西人,今天回到家乡非常激动,昨天我入住酒店的时候,透过窗口拍了一张南昌的江景,发给我爸爸妈妈还有几个亲戚的群里,我说你们猜一下这是哪,有人猜青岛、有人猜苏州,我说这是南昌,没想到江西这么大的变化,南昌这么漂亮,作为一个离开江西二十几年的创业者来说,非常振奋。

  今天我的主题是新技术、新基建、新机遇。讲新技术之前回顾一段历史,这个历史大家都知道,我有次去西班牙看到港口有哥伦布的雕像,后来我认真学习了一下,这段历史的时间,1405年郑和就下西洋了,当时郑和有世界最大的舰队总共三百多艘船,三万多名。接近一百年之后哥伦布才出海,当时西班牙刚刚,没有钱,西班牙女王用自己的首饰典当来支持哥伦布出海,哥伦布出海只有三艘船,120名水手,这两次出海在规模上相差巨大,当时的明朝舰队是哥伦布舰队的百倍以上。

  但是论对世界的影响,哥伦布的出海可以说深深改变了这个世界。在大航海时代之前,全球前十的城市基本都是中国的城市,在大航海时代之后,欧洲从一个落后的地区变成了世界上最发达、最富有的地区,经常会看到有人说,因为当时郑和走错了方向,只去了东南亚甚至非洲,如果当时继续奔着西边去,美洲就是我们的,世界都会不一样。但我认为并不是如此,因为这两支舰队虽然在规模上相差巨大,但是基于对世界的认知的不同,哥伦布的小舰队认为地球是圆的,通过地球另一面找到印度,然后通过航海、通过发展贸易,最终影响深远。

  这个熟知的故事我们不断琢磨,不管人也好、地区也好,最大的差别究竟是什么?我作为一个北漂一族,开始创业,其实我很羡慕富二代、还有比我学历更高的人,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其实人和人最大的区别不是你的出身、你的资源,终归一点就是认知,包括人对未来的洞见还有怎么组织你的思考模式,使得你界上聚集资源,朝着未来进发。

  当时我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人和人最大的区别是认知》,我2002年非常有幸进入互联网,也接触过很多一线大佬。我第一次见到他们觉得他们身带,但真正接触下来发现,其实他们是在一个好的时代进入了一个好的行业,获得了超出我们当时这群人的认知,才了他们的事业。

  从我自己的例子来说,我十九年前第一次到,是一个标准的北漂一族。我当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早晨上班的时候目标都是改变世界,等到下班疲惫的在地铁和公车上,被这个世界打得一塌糊涂,我当时去的目标就是想考研究生,因为我本科是中国煤炭经济学院。

  我当时找工作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简历递不出去,去了只是想考一个研究生,发现的生活成本过于高昂,准备半工半准备,但是不集中精力的时候,哪个也做不好,我并没有考上研究生。

  2002年一个意外的机会进入互联网,发现一切都是新的,我学的是管理理论和MBA理论,在这个行业格格不入,我当时准备认认真真学习什么是互联网什么是产品,然后在工作的生涯中做一个产品叫360,江西人都可以掏出身份证看一下,我们身份证号码前面就是360。我没想到我们成长非常快,本质上改变了整个互联网安全行业。

  2008年我决定创业,2010年有幸第一次访问美国,站在斯坦福大草坪前,我们公司当时非常小,就是几十个人,我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美国这些人天天都很休闲,这么好,我们都累成加班狗。

  我试图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当时我总结了两个词,第一个是想法不同,第二个是大理想。你必须有超出现在认知的梦想,这个梦想可能是需要跳起来才能够到的梦想,要敢于想、要大理想。第二要去从不同角度思考,如果绝大部分认同的道理,这个道理可能对你的帮助已经很小了,对于你能够实现结果的帮助也非常小。

  我特别清晰地记得那一幕,为什么中国互联网不能成为海外或者全球化的企业,因为那个时期在2012年的时候,整个移动互联网刚刚兴起,谷歌和苹果的应用市场使任何一个小开发者的公司,开发的APP上传就被全球数十亿人下载,我认为是历史所未见的机遇,就是不需要了解风土人情、不需要到各地建渠道就能跟全球几十亿人建立联系。

  我们当时做了非常重要的决定,就是出海,就是做海外市场,而不是中国市场,所以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梦想,就是要与众不同,抓住科技变革的机会。我们14年成立的猎豹在纽交所上市时,我站在台上很,仅仅几年我们做成一家上市公司,一方面激励我的员工团队,说我们一定要有一个梦想,其实有的时候差别并不在于今天的技能和资源,而是一旦梦想的时候,人生就会一片新的天地。

  然后在14年上市的时候我在思考一个问题,移动互联网下一个赛道是什么,虽然我们出海做得很成功,大家可能知道有一个软件叫TikTok是中美两国关注的焦点,其实它的海外版是今日头条购买我们投资的musical.ly,它也是一个出海的团队,我们是它的一个投资人,上海团队做的APP结果在美国拥有14-16岁49%的用户,这个APP做到相当大的规模。

  但当时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以工具起家,内容并不擅长。第二我们隐约觉得整个国际形势发生变化,我们出售musical.ly之前,美国贸易部已经开始对musical.ly进行调查,而且整个产业也发生了变化,以前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是朝阳行业,其实我们在2015年、2016年和谷歌、脸书关系相当好,再过两年发现他们跟我们的关系已经开始有了非常多的变化,其中一个变化把以前给我们很多的广告资源都开始往回收,我认为这个国际形势的变化大家应该都知道,我就不再讲了。

  这个行业的形势就是互联网把过去在传统行业大概十年二十年才会发生的变化浓缩在两三年,所以这个行业的变化是极其激烈的,今天的互联网不是我加入时候的互联网,那时候就像美国西部大开发的狂欢时代,只要你敢做就有机会找到一块属于你的土地,今天的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也变成了一个几乎垄断性的行业,国内的互联网巨头,海外的三大巨头对整个生态控制非常厉害。

  这张照片是上周我刚刚去广州参加小鹏汽车上市的时候拍的,小鹏是和我同一代的互联网人,和我很好的朋友,我也是它一个小型的投资人,后来看一下回报倍数还常高。

  小鹏上市的时候,我们聊到很晚,大家都在总结,我们这代互联网人如何面对这个新的时代。当时小鹏造车的时候,并没有很多人看好,一直到半年前这家公司融资都很困难,不仅仅是它融资困难,蔚来股价跌到两美金以下,造车的李想跟我是好朋友,他说今年上半年如果不是美团投资了一笔,他们现金都要烧光了,但仅仅几个月以后他们上市了,也开创了一次中国科技企业上市时间和市值,算是一个标杆。

  我们说,我们这代互联网人面对新技术新行业的变化,我们也要去拥抱变化,我们也要和实业、密集型科技、制造业深深结合才可能找到我们真正的机会,而且在今天的国际形势下,中国这个市场是独一无二的,深扎中国、拥抱科技可能是今天这个,我们最应该做到的事情。

  大概在2015年的时候,我开始思考下一步阶段的时候,其实我当时看到第一大机会是人工智能的崛起,猎豹的全球化给我们带来全球化的视野,我们在以色列、美国都投了一些基金,看到技术的变革。第一次接触人工智能我们觉得是技术的,是对计算机软件技术的,而里面孕育的是无限可能,再结合这两年的形势,我们总结了两句话,放眼全球,猎豹移动自己也从过去全球化开始重新回归国内,也从只做互联网APP开始了产业布局,也开始培育自己新的突破点。

  我们自己不仅是一家上市公司,还成立了紫牛基金,请当时央视著名主持人张泉灵担当基金的负责人,我个人也投了一些基金,我觉得基金不是我们的主业,但这是找到赛道的机会,刚才听了一下排行榜,编程猫估值很快就要独角兽了,因为中小学编程教材基本是它的。我们大概投了一百多家企业,我们看到了很多可能性,对我自己来说沿着人工智能怎么给社会发生变革去思考,然后成立了自己新的公司。未来AI是一个基础化能力,如何把这种基础化能力变成产品,而不只是技术上的论文或者技术上的一些宣传点,而是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产品,是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AI在互联网及今天的应用,打开抖音是人工智能的产品,不是APP,大家可以想像APP变成一个大脑为每个人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未来工业、农业、服务业都会因为AI的出现产生巨大的变革,时间问题就不展开说了。

  正是AI这样的基础能力,我当然选的赛道和小鹏不一样,他2015年创办的小鹏,那时他组建驴车的时候,驴车是汽车行业的行话,就是第一台手工打磨的汽车。我觉得能不能找到一个更不一样的赛道、更新的赛道、可以干到我退休的赛道。

  我去过日本、去过法国去看机器人公司,后来我慢慢意识到未来一定是人和机器人共存的时代,而在工业机器行其道的今天,家庭机器人一定是下一个时代最大的机会,AI使得机器第一次具备了世界的能力,能够听得懂人话看得清人脸,这是巨大的进步,我们选择了AI+服务机器人的赛道。

  猎户星空是专为有用的机器人而生。我是2016年和猎豹一起创办的这个应用,这是聚集化的产品和市场接轨,我们一定能做出一些在服务行业用起来的机器人,进而在每个家里都有一台机器人陪伴你、帮助你完成一些助理型的工作。

  做猎户星空的时候我又反思了一下,相当于我一个认知,就和今天的新造车企业,他们上市时有巨额亏损,为什么市场这么追捧它呢?因为它打造了自己的技术链条,前期的研发投入都变成它的护城河,以前我们做猎豹移动的时候,APP护城河不够深厚,我当时做猎户星空的时候想的是,第一步要先扎下来,大举地投入研发,要把一些基础性的技术做到足够好,再去组合产品,这是我那代互联网人不一样的思,我也在不断改变,当时我们做一个APP就两三个月,做完一看效果不错就开始推广,很快我们在海外两年时间就获取了月活四个多亿,但是这个时代不一样,你能够和真正的硬科技深入结合,敢于投入,扎深这些细节点,最后做出的产品短时间非常难被超越。

  今天已经是机器人行业最全的技术线和产品线的时代,我们把语音识别、视觉识别、自主的核心技术都自主研发了,今天小米小爱是我们提供的语音生成能力,再通过我们对的理解,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开发商之一,我们用开源的建立了一套机器人的体系,加上全链条和OS打造服务机器人家族。

  2022年冬奥会机器人评选,因为冬奥会要建成科技奥运会,全国80多款机器人参赛,最后只选了9款,我们是唯一有4款入选的机器人公司,并且有两个品类是唯一一家,一个是导览翻译,一个是公寓入住接待,我们都是唯一一家。倒不是我们跟奥组委的关系有多好,是因为我们能实现这样的服务的机器人,我们是唯一通过了产品验证,这常值得骄傲的事,这是对我们三年接近十亿的研发费用和产品上的精雕细琢造就这样的结果。

  在此,希望独角兽、潜在独角兽,不是独角兽也没关系,只要愿意用科技、用新技术找到新赛道的企业和我们合作,第一个就是豹小秘机器人,我们全中国接近一万多台了,有商场、医院、公司、景点、法院、政务大厅等等,提供永远不会和你吵架的服务,而且是永远对你微笑的服务,而且能够把你每一个场景服务变成,互联网的数据,每天来多少用户,这些用户有什么需求,都通过机器人在后台看得清清楚楚,使决策效率大幅度提高。

  还有马上推的餐饮行业送餐机器人,疫情过后,各行业对机器人的接受度迅速增加,一方面是减轻你的劳动成本,一方面数据化,还有一方面肯定不会感染新冠,它不呼吸,也不会对染新冠。我们看到各个餐厅尤其是大种型连锁都在迅速采用机器人,使服务更智能、风险更小也使得服务体验更好。

  我们还有正式领先研发的产品,我们下周还是下下周和同仁堂有一个发布会,发布百年同仁堂的国潮新品,叫中药咖啡,由于调制比较麻烦,培养一个人成本非常高,而且要在很多家店实现统一化调制的标准很难,所以我们的机器人内部叫豹大白,外部叫智咖大师,能够实现每一杯咖啡都是高标准的品质。其实这台机器人也是我们通过布局产业链产生共同协作的结果,这个机械臂是我们投资的公司生产的,我们觉得机械臂行业是可以的,一台工业机械臂十几万或者接近十万的价格,应该能够降下来,所以这家公司帮助我们把机械臂成本降到只有同类进口成本的1/7,而且还在持续降低它的成本,我相信当机械臂变得和手机的价格一样,到处都将是机械臂帮我们避免重复的劳动。

  今天通过三年多的努力,我们在全中国有11000多台机器人服务,每天超过600万人次的语音服务,就是回答各种咨询问题,累计两亿人次跟我们机器人发生交互,疫情期间我们捐赠了火神山抗疫医院,而且我们提供了商场大数据的报告,知道整个商业人流随着疫情的变化。

  未来,我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坚定在人和机器共存的时代,坚定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创新土壤,加上各地争前恐后投入创新,今天我看到创新江西,我们一定会打造更好的机器人公司,作出最好的机器人产品,以此回报这个社会,也回报对我们的支持。谢谢!

  傅盛,1978年3月6日出生在江西景德镇。2003年加入3721软件公司。2005年加入奇虎360公司,带领团队打造了安全类软件360安全卫士。2008年加入经纬中国任副总裁。2009年出任可牛影像CEO兼董事长。2010年11月10日,金山安全与可牛正式合并成立公司,傅盛出任金山网络CEO。2014年3月25日,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公司,傅盛出任猎豹移动公司CEO。

  9月2日-9月4日,由江西省科技厅指导,南昌市人民和长城战略咨询联合主办,南昌高新区管委会、南昌市科技局、梅花创投、中科心客承办的2020中国潜在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布会暨南昌科技广场揭牌仪式在南昌举行。